辽宁桓仁农商行违法放贷1000万 多项指标突破监管红线

辽宁桓仁农商行违法放贷1000万 多项指标突破监管红线
原标题:辽宁桓仁农商行违法放贷1000万 多项指标突破监管红线
  记者王仲琦 冯樱子 
  明知客户贷款是违法借名贷款,但辽宁桓仁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桓仁农商行”)原董事长和行长仍然以为完成年度放贷指标、帮助银行盈利为由,研究通过了发放了该笔贷款。
  日前,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刑事判决书显示,经二审,桓仁农商行及该行原董事长孟某、原行长黄某均犯违法发放贷款罪,但免于刑事处罚。
  从这起案件不难看出,桓仁农商行在贷款发放时风险控制能力较弱,这也表现为该行近年信贷资产质量明显恶化。2019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高达33.28%,拨备覆盖率仅为8.65%。受信贷资产质量大幅下滑影响,桓仁农商行去年经营利润-1845万元,资本充足率为-24.94%。
  不仅如此,桓仁农商行的股东质量也有待提高。该行发起人股东辽宁实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辽宁尊赫实业有限公司、本溪市富鑫物资有限公司和本溪市广利达商贸有限公司均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就是俗称的“老赖”,同时这4家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对于经营出现亏损、资产质量恶化及股东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桓仁农商行,但该行对此并未予以回复。
  违法放贷1000万
  桓仁农商行这起违法放贷案件发生在6年前。
  判决书显示,2014年12月,本溪大星国际建材城准备向桓仁农商行申请四千万元贷款,但桓仁农商行对企业单笔贷款最高贷款金额是三千万元,于是本溪大星国际建材城控制人任某给时任桓仁农商行行长黄某打电话,表示想把四千万元贷款分解成两笔贷款,一笔贷款三千万元,另一笔以朋友名义抵押贷款一千万元。经黄某与时任董事长孟某协商后,二人同意“一笔放不出去就分两笔放”。
  不过,信贷人员在贷前审查本溪大星国际建材城三千万元抵押贷款、本溪市自然人宋某一千万元抵押贷款时却出了问题。该行副行长杜某、客户营销中心经理孙某、信贷员柳某等人在贷前调查时,怀疑宋某的一千万元抵押贷款用途不实,疑为借名贷款,抵押物评估价值过高且不易变现,并多次提醒该行主要领导。但时任桓仁农商行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孟某、行长黄某在明知任某为实际使用人的情况下,主持召开该行党委会,以为完成年度放贷指标、帮助银行盈利为由,研究通过了发放该笔贷款。
  最终,这起违法放贷案还是露了馅。经公安机关侦查证实,借款人为宋某个人的一千万元贷款确为借名贷款,实际使用人为任某(因骗取贷款犯罪,已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且贷款用途不实,任某将一千万元贷款用于偿还个人债务。
  2020年8月25日,本溪市溪湖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单位桓仁农商行、被告人孟某、被告人黄某均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被告单位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孟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判处被告人黄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
  对于法院判决,桓仁农商行、孟某、黄某不服,均提出上诉。日前,经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做出终审判决,桓仁农商行及该行原董事长孟某、原行长黄某均犯违法发放贷款罪,但免于刑事处罚。
  记者注意到,在刑事判决前,银行监管部门已经对该行违法违规放贷做出行政处罚。2018年6月11日,银保监会本溪监管局处罚信息显示,桓仁农商行因存在向借款人发放不符合条件的个人贷款、对借款人违背借款合同约定的行为应发现而未发现或虽发现但未采取有效措施、未按规定对借款人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单一集团客户贷款超集中度等违法违规案由,被罚款130万元。相关责任人孟庆科、黄兴辉被处以警告。
  多项指标突破监管红线
  桓仁农商行成立于2014年8月,前身为桓仁满族自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辽宁银监局的桓仁农商行开业批复显示,该行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亿元,董事长为孟庆科,副董事长、行长是黄兴辉。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桓仁农商行成立仅两年,其各项经营指标全面下滑。2016年年度信息报告显示,该行各项收入实现15458万元,比同期减少3834万元,下降19.9%;实现经营利润1150万元,同比减少3535万元,下降75.5%。同期资产质量下滑更快,截至2016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1074万元,较年初上升了15740万元;不良贷款率为9.1%,较年初上升6.8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40.91%,减少了120.53个百分点。
  从前十大贷款客户看,截止2016年末,该行贷款前十大户余额28209万元,占各贷款余额比重为12.19%,其中参与的社团贷款5户,余额14500万元,按五级分类划分,正常贷款6户,余额17500万元,关注贷款3户,余额7710万元,不良贷款1户,余额299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几年发展,桓仁农商行多项经营数据不升反降,并呈现加速恶化的趋势。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经营利润实现-1845万元,同比减少2629万元,骤降335.4 %;资本充足率为-24.94%。不良贷款率33.28%,拨备覆盖率为8.65%。
  根据监管要求,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不良贷款率不应高于5%,拨备覆盖率最低要求为120%。显然,桓仁农商行主要监管指标不但已经突破监管红线,而且距离监管要求相差很多。
  再看前十大贷款客户,截止 2019年12 月末,贷款前十大户余额 27,491 万元,占各贷款余额比重为 11.92%,其中参与的社团贷款5户,余额13997万元。按五级分类划分,正常贷款只有2户,余额6000万元,关注贷款3户,余额8492万元,形成不良贷款的多达5户,余额12999万元。
  此外,该行股东质量令人担忧。截止2019年末,该行存量主要股东股权质押涉及10户、金额13200万元,股东股权质押比例均为100%,就是清仓式质押。该行有9户股东持有的10200万元被司法机关查封、冻结、起诉,其中2户法人股东,分别为辽宁实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辽宁尊赫实业有限公司。
  不仅如此,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该行发起人股东辽宁实华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辽宁尊赫实业有限公司、本溪市富鑫物资有限公司和本溪市广利达商贸有限公司均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就是俗称的“老赖”,同时这4家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